美印也打起貿易戰:“印太”戰略被擱置?

人民網 李 娜2019-06-17 04:10:34
瀏覽

  外交和國際戰略本非特朗普執政亮點,而諸如“印太戰略”之類的外交戰略短期又難見效果,在他看來并不劃算。

  2018年5月30日,美國將太平洋司令部“美國太平洋司令部”更名為“美國印度太平洋司令部”,并從此在官方場合正式用特朗普獨家發明的“印太”(印度-太平洋地區Indo-Pacific的簡稱),替代了人們耳熟能詳的“亞太”(Asia-Pacific)。

  當時就有專家認為,“印太”戰略的提出和強化,表明特朗普政府承認印度洋和太平洋地區間存在密切聯系,并重新將印度納入美國官方的“亞洲一盤棋”中,意在聯合印度,對抗中國主導的“一帶一路”倡議。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高級國際研究學院SAIS副教授懷特,甚至認為,這一舉措具有戰略意義,意味著美國向印度和其他國家重申,印度是未來亞洲秩序中不可或缺的一個支柱,這是“精明的市場營銷策略”。

 

  然而時隔一年,2019年5月31日,特朗普卻宣布,自6月5日起,美國結束其給予印度的普惠制(GSP)貿易待遇;對此感到極為憤怒的印度人隨后作出報復:6月15日,印度政府宣布自翌日起,對包括杏仁、蘋果、核桃在內的28種美國產品征收最高達120%的關稅。

  貿易戰中“美國第一”先于“印太”戰略

  按照美國方面的數據,2018年美印雙邊貿易總額為1420億美元(較2001年增長7倍),其中印度對美出口約550億美元,也就是說,印度對美貿易是入超,特朗普很難用“美國在印美貿易中吃虧”、“要確保‘貿易公平’”等慣用于美中、美日、美德等貿易糾紛場合的理由,來解釋其單方面取消對印普惠制的理由。

  一些美國學者認為,印度“必須且只能隱忍”,理由是“和特朗普沒法說理”(特朗普此舉,勢在必得;并且WTO申訴機制即將因為特朗普阻撓WTO仲裁法官任命而崩潰,這個仲裁機制最少需3名法官,而到年底法官人數將減少至兩人)且“印度損失微乎其微”(按照2017年的數據,受普惠制影響的印度對美出口額僅55億-57億美元,印度受惠幅度不過3%-4%,即便全由印方承擔損失,也不過2億美元),印度“犯不著為此得罪美國”。

  然而很顯然,不久前剛剛連選連任的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不是這么想的。

  事實上印度的關稅報復措施早在去年6月即已作出,理由是美國在加征鋼鐵及鋁關稅時拒絕對印度予以豁免,但此后因雙方高層頻頻磋商,這一報復措施一再延遲生效,直到此次特朗普取消普惠制,莫迪才下決心“予以還擊”。

  近期美印關系在許多問題上都發生齟齬,特朗普對印度繼續從伊朗進口石油的計劃感到惱火,揚言要進行制裁。而印度對美方的施壓并不買賬。此番普惠制取消和關稅報復生效,被許多觀察家認為“打響了美印貿易戰”,那么,兩國置“印太戰略”這個預熱不久的概念于何地?

  從特朗普的角度,2020年競選連任成功始終是其戰略版圖的重中之重。而在貿易領域維持“美國第一”,盡可能讓自己能在美國對所有重要經濟體貿易中宣稱“我們贏了”,則是滿足其鐵桿支持者、維持較高支持率的戰略關鍵。

  外交和國際戰略本非特朗普執政亮點,而諸如“印太戰略”之類的外交戰略短期又難見效果,在他看來并不劃算。正因如此,當特朗普基于“美國第一”發動貿易戰的重心,集中在中國、歐盟、日本甚至墨西哥、加拿大等方向時,原本就是美方出超的美印貿易就不會被納入視線。

  一旦在其他貿易方向或得手、或受挫,暫時不會有更多進展,特朗普便隨時可能在印美貿易問題上翻臉,因為他早就對印度對美低價傾銷仿制藥之類問題有所不滿,并相信自己可以通過對印施壓,使印度屈服。而此時此刻“印太戰略”就必須讓位于“美國第一”,或干脆說,讓位于其旨在謀求連選連任的“大戰略一盤棋”。

  美印雙方都對彼此留有余地

  然而,莫迪其實也沒有太多退讓的余地。

  他之所以能在不久前結束的選舉中,取得出人意料的大勝,關鍵在于自去年年底以來宣揚的印度民族主義成功調動了印度選民的情緒,倘若此時在特朗普的施壓之下節節退讓,后果可想而知。

  印度是個民族自尊心很強的國家,憧憬著在全球貿易戰中“漁翁得利”。就在印美貿易戰打響前,印度商務部還公布了一項研究結果,稱“中美貿易戰有利于印度”。理由是印度可借中美間貿易受阻之際,“對中美兩國傾銷多達350種以上的印度優勢產品”。如果此時此刻在美方施壓下一觸即潰,對莫迪政府將是莫大的諷刺。

  不僅如此,特朗普上任以來的種種表現,讓包括印度在內絕大多數貿易伙伴不敢“押寶”其誠信,甚至就連主張印度“不讓步也得讓步”的克里什納等人也不得不承認,特朗普“素來有漫天要價和得寸進尺的習慣”。很顯然,莫迪想借強硬回擊,對特朗普的步步緊逼“叫停”,此時此刻,只能將“印太戰略”暫時擱置起來。

  不過雙方其實都對對方留有余地: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美方取消普惠制后表示“有話好說”,而一些觀察家則注意到,印度將原先被列在加征關稅名單上的第29種美國商品(一種名叫“artemia”的蝦)從清單中移出。這一切都隱約表明,兩國留下了“商量”的余地。

  “商量”可能馬上就會進行:幾天后蓬佩奧將到訪印度,而再晚幾天,莫迪和特朗普都將在6月28-29日出席日本大阪G20峰會,如果雙方打算“好好談談”,有的是時間和機會。

  但無論如何,印度選舉剛結束,而美國大選“開鑼”的日子也一天近似一天,只要“印太”和“美國第一”這兩個戰略在特朗普“選舉大戰略”版圖上的地位對比依舊,“兩個戰略猜大小”的結果,就不會有什么懸念。(陶短房 專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