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學培訓班:為何離國學越來越遠?

人民網 李 娜2019-06-17 11:14:46
瀏覽

  穿上漢服,捧起《論語》或《弟子規》,開始搖頭晃腦,口中念念有詞,這個場景經常出現在一些國學培訓班里。有數據稱,目前,全國經營范圍包含國學教育的相關企業已達到4000余家。照此測算,保守估計我國兒童國學教育市場規模達135億元。

 

  當“國學熱”吹進了少兒培訓機構后,又是番什么景象?家長為何把孩子們送進國學培訓班?又會有何收獲?哪些內容才是真正的國學教育?暑假即將來臨,記者對此展開調查。

  自編教材,課程售價高達10萬元

  記者在網上查找國學培訓機構,出現了大量廣告。記者隨機選取了一家國學培訓機構,按圖索驥走進了北京亞運村的一棟寫字樓。該寫字樓里聚集著各類培訓機構。其中,這家國學培訓機構環境略顯雅致,門廳里擺放著《千字文》《千家詩》《聲律啟蒙》等由該機構統一編寫的教材。

  記者到訪時,正是上課時間。國學班教師正使用多媒體設備,教孩子們認識漢字。屏幕上顯示出一個“耳”字,周邊是其古文釋義,十來個孩子正在聽課。而隔壁班的孩子,在走廊上跑來跑去。接待記者的曾老師解釋,這個班老師今天請假了,本來給孩子們安排了自習。話畢,代課老師將他們又叫回了教室。

  這家創立近20年的書院,有不少擁躉。在北京、上海等地有著百余家分校,提供國學培訓,輔之以書法、篆刻、國畫等傳統文化課程。

  記者觀察后發現,在該機構接受國學培訓的大多是小學生。曾老師坦言,“年齡在三歲半以上,孩子即可報名參加國學課程。”她建議,“可根據孩子的年齡和性格特征,選擇相應課程,剛上學的孩子比較好動,可挑選一些規矩類的課程如《三字經》《弟子規》。先做靜定訓練,培養注意力,再進行經典誦讀和說文解字的教學。”

  隨后,記者發現,該機構的培訓費價格驚人:個人單學科包含80個課時,售價11800元;多學科的親子課堂收費近4萬元;一個VIP課程,售價100640元。曾老師介紹,“暑假來臨,報名人數正在持續增多”。在休息處,記者遇到了一個家長,她的孩子學習國學快一年,當問起孩子的學習效果。她表示,“總體感覺滿意,孩子會背很多古文了。”

  無統一師資標準,國學培訓班亂象叢生

  近年來,“國學熱”逐漸吹進了少兒培訓機構。2006年,王吟默從北京師范大學中文系畢業后,便進入了這個行業,開始接觸國學教育。他幾乎經歷了“整個少兒國學培訓熱的興起”。

  十余年間,他先后在兩所全國排名前十的知名教育培訓機構里,教授國學班。課程通常集中在周六日,每次要面對200、300個學生,學生則集中在一年級至四年級。

  國學培訓機構亂象叢生,王吟默透露,“成熟的培訓機構有十分完備的國學課件,教案內容非常詳細,表達能力優秀的教師,完全可以憑借記憶,進行一場表演,即便是毫無國學知識基礎的人,也可以登上講臺。但是,當學生問起一些教案之外的問題,他們總是支支吾吾一語帶過,場面十分尷尬。”

  在亞運村的這家國學培訓機構里,教室門口都張貼著教師的履歷,他們中的大多數畢業于普通師范大學。曾老師一再強調,“他們都有教師資格證”。記者調查發現,目前,國學培訓機構并沒有統一的師資標準,一些教師持有語文科目的教師資格證,但是,語文科目和國學內涵并不完全重合,而在一些規模小的培訓機構里,未持有該證的人也大有人在。

  “國學教育的師資很重要,受過正規大學教育和嚴格訓練的國學教師對國學的體會會更加深刻,能夠把國學中的核心思想內涵、中華傳統美德和人文精神講清楚。”陜西師范大學國學研究院院長曹勝高表示,家長可以從教師是否具有教師資格、課程是否體系化、教材是否為正規出版物、辦學是否有資質等方面來考察國學機構,決定是否送小孩去參加國學培訓。

  家長盼速成,容易入誤區

  最近,劉星參加了邯鄲市某國學大賽,他從小學5年級開始接觸國學,已有3年了。當記者問起為何送孩子去學國學,孩子父親劉開建直言,“完全是跟風,老師們說學國學有益于學習,我就把他送過去了”。

  沉重的課業負擔、白熱化的考試競爭,讓國學也擔負起助考助學的角色。在向別人推薦該課程時,劉開建提到的原因里,“滿足孩子的興趣”總是排在了“提高語文成績”的后面。

  在一家培訓機構官網上,“得語文者得天下”“語文為王的時代已然來臨”“優秀傳統文化的傳承和閱讀及寫作的重要性越來越突出”也赫然在列。所有的語句都在暗示:學習國學,將幫助你提高應試分數。

  事實上,國學教育的實際效果,似乎沒人能說明白,家長們也容易走進誤區。

  曾有家長找到王吟默,稱贊自己的小孩“有著非常扎實的國學功底,能夠熟背《三字經》《弟子規》”。但是,王吟默無奈表示,“這些只是國學經典中識字類書籍,部分內容還涉及封建糟粕,不應該被視為孩子們掌握國學知識的唯一標準。”

  “《三字經》《弟子規》都是國學經典,但不能用它們完全替代國學概念,以偏概全,會讓國學教育誤入歧途。”曹勝高認為。

  國學教育既不能以偏概全,更不會立竿見影。

  王吟默舉了一個例子,如果按照規范的課程體系講解、認知《論語》,需要花兩年時間,“但是,家長們等不了那么久,他們更愿意選擇速成的學習模式。而培訓機構采用的背誦、表演等方式,就能滿足家長的需求。”他本人曾因為這種模式跟原公司分道揚鑣。

  當然,國學經典誦讀是必要的,但也只是學習國學的最基本的做法,王吟默表示,應該突出“認知和體驗”,他說,“國學教育應該適應當下社會,注意強調古人的精神實質、思想內涵和其中精髓。要在知識教育中融入倫理道德教育,培養學生美好的品德”。

  規范培訓市場,形成系統國學教材、課程體系

  “目前,國學教育水平參差不齊,到了一個整合的時期。”這是曹勝高給出的判斷,“此前,大家憑借熱情學習國學,現在,隨著對國學理解的深入,真偽國學更加清晰地被呈現和被鑒別。”

  在一些培訓機構里,國學經典被夸張地剪輯成三綱五常、三從四德。“親有疾,藥先嘗,晝夜侍,不離床,喪三年,常悲咽,居處變,酒肉絕……”《弟子規》中表達“孝”的做法,常常為學生不解,甚至被專家斥為“偽國學”。王吟默認為,學習這些內容一定要摒棄糟粕,不是要求學生恪守一些并不適合當今社會的所謂的“孝道”形式,而要向學生傳遞對生命的敬畏。